当我们得到的快乐是来自Logo而不是品质本身,我们失去了什幺

2020-07-09 01:33浏览 : 484

有一个字叫做「Murica」,大意有点是在临摹喝醉酒的乡巴佬念「America」的音,在Google搜寻「Murica」的话会找到很多嘲讽「美国精神」的图片,像是坐在装满Walmart购物袋的代步车上喝着可乐的胖子,拿着火箭筒骑着暴龙的美国大兵等等,以及我个人最喜欢的,一个穿着白T牛仔裤,肚子微凸,一手拿着美国国旗一手拿着散弹枪的人。

当我们得到的快乐是来自Logo而不是品质本身,我们失去了什幺

世界上有许多地方,包括部分的美国人自己,都觉得美国人或美国文化很笨,但嘲笑归嘲笑,却很少人真的能清楚的说出理由。

有人讲是打仗,但大部份的美国人也没有真的亲自到过伊拉克,更别说打仗也帮美国人赚了不少钱;博学多闻的人会说美国人乱印钞票害世界的经济变得乱七八糟,但就像台湾政府的政策不好也不能因此说台湾人是笨蛋,加上乱印钞票同样也帮美国人赚了不少钱,这样看起来或许也不是太笨的举动。

所以美国人到底笨在哪里?

几周前我坐在米兰街边的小店,一边喝咖啡一边滑着Instagram,看到一个美国的朋友拍了张用了很多滤镜的星巴克外带杯照片,下面是满满的讚,剎时间我突然体会到了他们傻的原因。会这样子说他们,是因为他们不懂得事物的真正价值,把工业化后失去灵魂的东西当成是珍宝膜拜。

高中的时候班上有一个同学,曾经说她人生的目标就是能做到「冰淇淋只吃Häagen-Dazs,咖啡只喝星巴克」,当下还获得周围老师同学的激赏。虽然这个现在在美国闯出一片天的同学没有天天上传Frappuccino的照片,但我相信这个目标是很多浸淫美国文化的人的梦想,因为我认识太多太多的人都坚信着「星巴克是世界上最好的咖啡、Häagen-Dazs 是地球最高档的冰淇淋」。

反观欧洲人-例如义大利好了-想喝咖啡的时候,他们会走进巷弄间或是广场边一家几十年的老店,在吧檯边品味一杯现磨的浓缩咖啡,看着新鲜咖啡上漂浮的那一层棕色油脂,享受咖啡冲进鼻腔中的香气、层次和底蕴,然后快乐满足的离开。他们得到的快乐是因为对细节的了解,知道每一口之间自己享受的是什幺。

反观美国人去星巴克花钱买一杯我部份朋友口中「咖啡味道的水」,这杯水在全世界的每个地方喝起来都一样(不同的地方就是店员有时候会写错你的名字),接着春风得意的喝,然后拍照,觉得开心。开心的原因不是因为哪一种特别的豆子或烘焙带来了意外的惊喜,而是因为「我刚刚喝了一杯星巴克」。

受美国文化薰陶的台湾也常常有这样的现象,好多时候我们得到的快乐都是来自Logo而不是品质本身,我并不是说就要因此抵制所有的连锁品牌,笔者自己也很常吃麦当劳和喝City Cafe,但是啃着大麦克的时候我会很清楚的知道我只是为了省时或是嘴馋,并不是真的在品味里面工厂大批生产的酸黄瓜片或是起司。

当我们得到的快乐是来自Logo而不是品质本身,我们失去了什幺

我记得小时候国编版的课本里面有一张图,写说工业化的目标就是标準化:通用,而且每一个都一模一样。但正如有些咖啡、巧克力、冰淇淋会自称是artisan(手作、匠造)一般,好的调酒师即使在製作经典酒款的时候也会加入自己的信手拈来。

一切标準化的结果会使人无法分辨东西的好坏,逐渐失去品味的能力,更可怕的,还为拥有这些平凡无奇的东西沾沾自喜。

可能有人会把这种追求独特的行为看作是一种Hipster文化(在台湾最接近的概念应该是文青)而嗤之以鼻,但我认为这并不是在追求标新立异,而是品味的培养和对品质的识别能力,就是因为少了这种品味深度能力还总是大张旗鼓的暴发户心态,有些美国文化才会让很多人觉得是一种很笨的文化。因为不懂得品味,人就只能被粗製滥造的货物制约。

喔对,在义大利是没有星巴克的。

相关文章:

文青经济:看英国文青如何用英镑救国

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相关推荐

猜你喜欢

浏阳Q徽生活|新闻与城市生活资讯|最大的生活分享社区|网站地图 博亿堂b8et98app_竞博app下载地址 九州bt365体育投注_e乐彩APP注册旧版 新时代赌场手机_mg游戏账号中心 新濠娱乐三元_极彩在线app下载 狗万·首页_游戏娱乐平台注册送礼金 申博sunbet代理_环球体育下载ios 万家乐国际app_众盈娱乐下载 2020下载app送38元彩金_星河网上娱乐 金沙电子app_sunbeAPP下载菲律宾 葡京网站大全app_上葡京体育app